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论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2016年05月22日 文章
这篇文章我很早之前就想写了,但一直没想好怎么写,不过真想“政治不正确”一回,有些事情实在是不爽 在讨论开始之前,我们先定义一下政治正确: 尊重某些弱势群体,为了避免真实存在的或对他们不公正的歧视而采用的变换另一种称呼的行为。政治正确的一个目的是用最“中立”的字眼,防止歧视或侵害任何人。例如为了避免出于种族、性别、性取向、身心障碍、宗教或政治观点的不同而产生的歧视或不满。1 “政治正确”是为了避免社会对弱势群体的不公正对待而产生的,至少防止社会对弱势群体在语言上的冒犯。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是促进了社会发展和人类群体的融合。 但是这样的和谐一定是有一个前提的:社会中的绝大多数群体,必须有一个“基本共识”——即遵守相同的社会基本规范,比如尊重其他群体的合法权利,比如求同存异等。 如果没有这个“基本共识”,那么“政治正确”就走向了它的反面,失去了维护社会公平的作用,极端的情况可能会是下面这样: 我们可能不能讨论哪个女孩长得漂亮——这可能被认为是物化女性,就算没有这个意思也不行——然而我们可以讨论那个男性长得比较帅,甚至于想睡了他。 我们可能对于某个(不可说的和平的不吃猪肉这种污秽物的)群体,不得玩笑,就算是他们犯了法也不能说。 我们可能对于挤公交不要命的大爷大妈上车后就强迫人让座的事情无法评论,因为他们是老人,是弱势群体 我们可能在捐款时被骂捐的太少。 我们没法再说“Merry Xmas”(对于一个飞天面条神教徒世俗无神论者来说,这就是一句祝福,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代表) 甚至天热想穿的少点都会冒犯某些人(比如反性大妈)。 为了照顾“少数群体”,那怕他们上班不干活也得养着他们。 总之,这种情况下,反而是弱势群体比较强势,形成了一种“逆向歧视”——或者说就是“你弱你有理”。 这种表面上的、无原则的“政治正确”事实上已经限制了人类发展的多样性以及社会流动的活力,更是政客们互相攻讦、撕裂社会的借口。甚至是某些势力坐大,威胁人类的机会。 而对于人类,最大的政治正确应当是: 任何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的才能、品德,并且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而不受其他人的干扰。同时无论其属于哪个群体,都对其他群体保持善意,而不受社会传统/宗教/某些特征的影响。但是如果有人因为某些原因故意不认同以上观点,那就不能再用政治正确来对待他们。 人类平等是最最基本的原则,而以任何借口故意破坏此原则的人,就是人类的敌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4%BF%E6%B2%BB%E6%AD%A3%E8%A2%BA [return]
性、官方、网民——关于快播一案的胡思乱想
2016年01月10日 文章
2016年1月的第二周,不幸(却又有点活该)的快播案公开审理,然而对于网民来讲,却是一次对官方集体嘲讽的盛会。 官方禁绝色情行业,是一种“政治正确”,从性别平等的角度来说,色情业不可避免的对女性不公。50年代对性工作者的改造,也基于这样的思路,毕竟从官方的语言来说,要让社会风气更像“共产主义”一些。 在当时重男轻女的社会条件下,这些政策毕竟从某种程度上提高了女性的地位,至少女性从原来的家庭中解放出来,可以参与到社会建设中。同时女性有了较为普遍的受教育权,这也使得社会向文明的方向更进了一步。 然而吊诡的是,女性虽然在某些方面有了一定的地位,但在性资源的分配上,权贵和平民,男性和女性,却不平等。根据共产主义的逻辑,人和人之间的性关系是他们个人的私事而没有第三方的干涉。然而官方在这一方面的努力似乎并不明显,甚至在某些方面倒退了。 权贵和平民性资源分配的不平等,正是快播案官民意见对立的根本原因。 大多数平民,在每天辛苦的工作后,回到自己租住的房子,毕竟年轻,毕竟有性欲。然而只是纯靠自慰解决,有时却不能很好的宣泄,也只能靠看个色情片来解决一下。官方的做法,在这些人看来,那就是“抢自己的老婆”,不着急才怪呢。 说到这里,我记得早些时候的性教育教材在提到性欲如何排解时,总会有这样一句话: 树立远大理想 しかし、卵用してない。 不可能所有的人都能树立远大理想,也不可能所有有远大理想的人没有一点点性的需求。高大全式的人物也只能出现在宣传中。 难道有了远大的理想,就能不吃饭睡觉上厕所了?图样了吧 这次庭审,控方面对辩方,真的像是小学生VS职业选手,被吊打。这让官方丢尽了颜面。 于是在今天官方也反击网民,也许他们想传达的是,反对黄赌毒是国家的任务,是为了社会风气和稳定。然而倨傲的语言,还有网信办那句“请网民遵守底线”,并没有考虑网民在这件事背后真实的需求。 都要命了,要什么底线!要什么自行车 官方可以对色情严加管控,但不能不考虑一个人对性的需求。更不能因为有未成年人存在,就把成年人的需要抹杀掉。 另外,切实的解决性资源的分配问题,改变社会对性的偏见,无论男性、女性、异性恋、LGBT,都能在一个宽松的社会里生活。这比冷冰冰的“扫黄”来得更实在,也更人性。 如果我有一个期望,既然性的需求存在,那么色情行业也不太可能完全禁绝,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消除它以往的性别不公的视角?这也许需要社会意识的改变吧。 最后一句,任何试图违反客观规律的事情,最终还是会失败

 

TonyChyi © 2018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