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手机vs学校:“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2019年03月11日 文章
法国之前通过法案,限制青少年在学校使用手机1;中国,也计划进行这方面的立法2。 然而我却并不是非常支持。 手机是科技发展的产物,他给人们沟通交流
我的宗教信仰观
2018年10月29日 文章
总的来说,就一句话:宗教需要被消灭,但不消灭教徒个体 我们理解的消灭是物理删除,但它在某些方面,应该是解放,即从不应该出现的限制中摆脱出来。 至
我所理解的理想世界
2018年02月23日 文章
其实并不会存在一个对所有人都理想的世界,但我还是想放空自己去想像一个自己所理解的世界 尽管它不靠谱 总的来说 我很期待这样一个世界 首先它解决了人和
李昕泽是骗子,崇才是垃圾!
2017年09月10日 文章
最近微博上一直在炒作一个“00 后 CEO”的事情,那个人叫李昕泽。 大约在 1 年前,我的微博时间线有人转发了一条微博,记得是某人在喷 Linux 怎样,然而完
结束了,那些曾经为之自豪的一切
2017年06月26日 文章
几年后,当孩子问我,为什么乒乓球会被别的国家打到这么惨,爸爸骗人说我们很厉害,我该怎么回答? 我曾经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一支干劲十足的团队在无
他们指向左,他们指向右,我们还是没脑子
2016年12月29日 文章
他们指向左,他们指向右,我们不能没脑子 ——李志《他们》 这是一首被封杀的歌,但我总觉得它被封杀的原因并不是嘲讽了赵太爷,而是因为歌词比较“下流
年末的一些碎碎念
2016年12月12日 文章
气氛上博客已经闲鱼了很久(一个多月)了,不知道还能写什么。 先来抱怨一波吧 很多事情说出来也许会好很多。 感觉结婚后的生活并没有变得多好,反而因为
“羊叫兽”岂可再乎
2016年08月11日 文章
这两天微博再次提起了杨永信及其控制下的临沂“网戒中心”的事情,算是引起了我一些回忆,写篇文章吧 我曾经关注过的这件事 2009年,我第二次高考完
我们中出了一个 Ubuntu
2016年06月30日 文章
我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来谈谈 Ubuntu 是怎么背叛了自由软件 一、我的黑历史 我在上小学(2000年左右)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有个操作系统叫 Linux 了。然而那时候
自由软件与共产主义(再论)
2016年06月22日 文章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开源与共产主义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这个问题大约从自由软件运动兴起之时就有了吧。 一、大牛也犯浑 在《Revolution OS

 

TonyChyi © 2020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