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我的宗教信仰观
2018年10月29日 文章
总的来说,就一句话:宗教需要被消灭,但不消灭教徒个体 我们理解的消灭是物理删除,但它在某些方面,应该是解放,即从不应该出现的限制中摆脱出来。 至于信仰,它总归是要存在的,但如果合乎理性,也就没什么问题
我所理解的理想世界
2018年02月23日 文章
其实并不会存在一个对所有人都理想的世界,但我还是想放空自己去想像一个自己所理解的世界 尽管它不靠谱 总的来说 我很期待这样一个世界 首先它解决了人和人之间那些根本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人和人能和谐相处。 不会再出现“因为你和我们不一样,我要排斥你、消灭你”这样的情况。 人和人就算做不到接受,也能有最起码的包容 每个人都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无论能否被主流授受 很少存在伤害他人的现象 不再有上下级的关系,不再有剥削 实现一种类似于开源社区/自由软件社区一样的生产关系 每个人可以自主的选择性关系,不再对性感到羞耻,白学现场不再尴尬 基因和遗传关系不再是人和人之间的壁垒 性别及其性别带来的属性不再是一种限制 宗教势力消亡,宗教变成私人信仰1 不再需要金钱和权力来维持社会运行 “自由”概念消亡,“自主”概念成为社会主流 没有政治正确,一切就事论事 混吃等死将会是一种让人发疯的生活方式 世俗应当不断干预宗教,压制宗教对世俗的影响 [return]
李昕泽是骗子,崇才是垃圾!
2017年09月10日 文章
最近微博上一直在炒作一个“00 后 CEO”的事情,那个人叫李昕泽。 大约在 1 年前,我的微博时间线有人转发了一条微博,记得是某人在喷 Linux 怎样,然而完全没喷到点子上。好吧,他们有个公司叫“崇才科技”,好吧,我去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闪瞎我的狗眼!“公司”网站完全是 IE6 兼容,各种错位,同时夹杂着各种错别字。他们当时吹的有一个项目 FXDesktop,我当场就想掀桌,那种项目我小学时用 VB6 做的都比他强好嘛!1 好吧,也许只是某些中二少年在过家家吧! 过了没多久,他们居然宣布和 Sunshine 组合2合作了!WTF!后来还真有了一个 APP 出来,然而制作水平嘛,实验性作品而已。 合着牛 B 吹那么大,水平就是一坨啊!“安徽同志社区”不知道比你们高到哪去了!3 难道创业就像崇才这样过家家吗,不脱层皮能搞起来? 同样是 00 后,差别咋就这么大呢! 实际上崇才搞的很多“项目”,要么没有实物,要么是只是改了几张图/字符串的别人的代码,甚至剽窃代码的时候有些东西连改都不改! “李总”居然还说三四十的中年人不懂互联网?你丫不懂法律好吗? 李昕泽是骗子,崇才是垃圾 其实我真的做过一个“桌面”,也真的是用VB6写的。后来也知道,他们宣传的那个项目也是别人的实验性作品。 [return] 真的是“有梦想谁都了不起”,你昨不酒后开飞机呢? [return] 虽然安同社区早些时候是有一些争议,但是他们对技术的态度真的是很严肃。 [return]
结束了,那些曾经为之自豪的一切
2017年06月26日 文章
几年后,当孩子问我,为什么乒乓球会被别的国家打到这么惨,爸爸骗人说我们很厉害,我该怎么回答? 我曾经也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一支干劲十足的团队在无聊的政治斗争下,渐渐散掉。 这样的戏码几乎每天都会在不同的地方上演。 这个世界本来就应该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就怕是外行指点内行。然而并没有用,只要有不干正事只对权力感兴趣的人在,这样的悲剧就仍然不会停止。说什么都没有用,只要不能阻止这样的人上位,这样的人总得作点事出来。 这几天,骂也骂过了,挂也挂过了,然而除了这些,什么也做不了了。 大概我只能对自己的孩子说,做什么都行,但唯独不能做那种什么都不懂还要各种插一杠子的人,更不能做那种,明明是外行,却还要领导内行的那种人,做不好的事情,趁早走人,留给能做的人去做。如果不幸做了这种人的手下,也趁早离开。 做人不仅要有原则,有正义感,也要有血性,有义气 总之,结束了,在某些人瞎搞的情况下。 推翻的大山,又起来了
他们指向左,他们指向右,我们还是没脑子
2016年12月29日 文章
他们指向左,他们指向右,我们不能没脑子 ——李志《他们》 这是一首被封杀的歌,但我总觉得它被封杀的原因并不是嘲讽了赵太爷,而是因为歌词比较“下流”1 然而我们还是没脑子。 人日说电影打差评不行,又说可以打差评,妈了个屯的,我们还是被Fooyou。 媒体爆出了某个比较惊人的事件,然而往往就在几天后反转,总感觉自己被带节奏。就像是之前还是胡编的某人,最近画风又变了。真的很迷茫,对现在的媒体完全不敢相信了。 曾经以为自己是在“独立思考”,然而现在却发现,自己从来就没有过。 仍然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果然这个“群众”其实什么都不是,一面“眼睛雪亮”,一面“不明真相”。 现在只有吃瓜看戏的份了,不知道能不能闷声发财。 还是不想上班不想工作 一个叫本兮歌手的死,再一次充分暴露了资本主义的残酷性。一个有才华的姑娘被各种公司压榨,又不得自由。 可是又能怎么办涅?毕竟还在异化 至少到现在他的作品《人民不需要自由》还没被封杀 [return]
年末的一些碎碎念
2016年12月12日 文章
气氛上博客已经闲鱼了很久(一个多月)了,不知道还能写什么。 先来抱怨一波吧 很多事情说出来也许会好很多。 感觉结婚后的生活并没有变得多好,反而因为工作的原因越来越累,或者说有可能有了一种厌倦感。虽然在公司的运维团队里我是个主力,很多事情也需要我去把关,可这并没有让我有什么成就感。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闹心的事也越多。很多项目的对接需要我去做,然而与第三方的沟通成了一个大问题,很多事情明明说的很清楚了,却仍然需要一遍一遍的出坑,沟通的成本没有下降反而越来越高。再加上我是个很讨厌别人在聊天工具上问我“在么”的人,有什么事情完全可以直接说的,却非要多这么一步,感觉自己的工作一直被视奸。 和开发也有扯不完的皮踢不完的球和背不完的锅,系统开始变得不太稳定,然而除了救火却无能为力。根本想不出是哪出了问题,是自己不够努力还是确实有些环节在空转影响了效率。 感觉不像以前那样积极,喜欢动手了,更想整天发呆,不想上班。这 TM 就是生活? 越来越暴露的自己的短视和某人的伟大 5 年前,我是个“美分”。痛恨大林,XX东,TG,感觉他们是万恶之源1。感觉某国是人类的希望,然而…… 去你妈的政治正确! 当你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的时候,就已经立好了注定失望的 flag。 新任的美国各部门的老大清一色的资本家,呵呵哒。 然而国内也没好哪去 果然资本家为了利润都不惜杀鸡取卵了么?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说,要快,快鱼吃慢鱼……这TM不就是激烈竞争导致的么,不还是资本游戏么! 然而我却是个懒人——或者说是慢工出细活的人。工作时的感觉远远不如自己在写开源软件时那样从容。虽然有些项目的推进确实也让人着急,但是每个人都很努力,至少没那么让人绝望。 越来越感觉马克思说的很对,资本主义2就是在剥削啊! 然而这伙计实在太超前了,以至于可能只有我的孩子也许能看到那样一个世界了吧。我真的很想过一段时间去做一些不同的事情,比如做做音乐,写点自己想写的程序,去别的地方看看,顺手占几个 Po,或者就发几天的呆,放空一下自己。 然而,我没钱,也没有时间,总是害怕以后的生活不能维持。也只能怪自己不够 NB,没有财务上的自由,只能努力干活赚钱才可以生存。 所以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关注可控核聚变,还有其他可以引发一次剧变的黑科技。 也许当这些技术上线后,人类就可以从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中解脱了吧,至少漫画家不会因为生存而透支自己,程序员不会因为改不完的需求而加班熬夜,活的还能从容一些。 因为我害怕 自己干的这一行,已经有很多起被活活累死的事情发生了。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却不停的听到某厂要 996 甚至 897 的声音,打不完的卡签不完的到。甚至某些除了政治什么都不懂的老板,还要不停的洗脑。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机器不像机器。 感觉水已经淹到了脖子,要喘口气都太难。 是的,上班有些累了,想要放松一下,手里却总是有事情忙不完。 如果不考虑当时这些人的处境,说什么都是可以的吧,尽管现在看来他们那样做确实有问题,然而艹蛋的现实并没有什么改观 [return] 无论是垄断资本主义还是自由资本主义还是国家资本主义还是权贵资本主义 [return]
“羊叫兽”岂可再乎
2016年08月11日 文章
这两天微博再次提起了杨永信及其控制下的临沂“网戒中心”的事情,算是引起了我一些回忆,写篇文章吧 我曾经关注过的这件事 2009年,我第二次高考完,在家等成绩的时候,看到了一篇新闻,是关于杨永信的“网戒中心”被卫生部禁止电击1的事情。 然后我就关注了杨永信的贴吧,看了里面那些孩子的遭遇,简直被毁三观了。 被送进去的孩子各种各样,有玩游戏“上瘾”的,有打架的,有谈恋爱2的,有跟父母顶嘴的——总的来说,只要“不听话”3,就会被送进去。然后呢,被一种已经禁用的设备电击——不确定当年的革命烈士能不能忍受——备受摧残。 除去电击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规定,如果不遵守,被电应该是免不了的。总之,这里用尽了一切办法,消灭个性,只有服从——服从父母,服从“羊叫兽”。 你以为出来以后就解放了?不不不,你要是“不听话”,还会被抓回去的。 事实上,后果已经显现出来了,一部分人变得情绪极端4或者压抑。我想这其中可能还有人得了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为何他们还活着 上了大学以后,各种原因,就没再继续关注此事,然而那个时候,看到了豆瓣网上的一个小组——父母皆祸害。 有些父母的控制欲极强5,简直吓人。也难怪有人会说,开个车还要考驾照,做父母却不用任何证照。 这些父母毁掉的,是孩子独立的人格。然而孩子长大了,他们的控制力又无法控制孩子的时候,也肯定会觉得这样的机构是他们的救命稻草,觉得治疗一通之后,孩子就会顺从他们。 然而这些父母既可怜,又可恨。 这些父母怎么想的 在这些父母眼里,孩子应该服从他们对未来的规划: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公务员),相亲结婚,生个男娃……。 一旦孩子不按他们设定的走,就觉得自己的理想破灭了,为了自己那点理想不破灭,只能把孩子绑回到他们所认为的“正路”上来。 嗯,他们从来不想这个生活是不是孩子想要的,大丈夫だよ!他们看着舒服就好了嘛!孩子的想法都是胡来,不重要。等他们长大了就明白父母的苦心了。 是的,等他们的孩子长到他们的年纪,也就成了他们。然后他们也很满意。 于是,孩子那些没有完成的梦想,又成了他们孩子们的枷锁。 何去何从 首先有句话我觉得得先说下: 无论孩子什么样子,总得把这个世界交给他们 到了明年,我也会成为一个孩子的父亲,我想我有必要提前把一些事情想明白,尽量少走弯路。 总之,就算是自己老了,也要继续跟进年轻人的文化,要不断的学习,还是要保持开放的心态。 社会就是这样,后浪总会把前浪拍在沙滩上。我想就我自己而言,玩游戏,玩手机,讲污段子,性观念还算开放。 真想不到等自己孩子长大了会喜欢什么,但我希望他们的存在能让这个社会更加文明、开放、宽容和自由。 但只要是不违法,就没有理由不支持孩子吧? 总之,“羊叫兽”的事情,不应该再发生了。但是,在10-20年内,此题无解6,他仍然可能会摧残更多的孩子。 PS:文中所说的“不听话”排除了某些人渣,但他们应该接受法律制裁而不是被电 PS:实在说不出什么了,就这样吧 2009年,卫生部发布《关于停止电刺激(或电休克)治疗“网瘾”技术临床应用的通知》 [return] 我反对使用“早恋”这个词语,这是对青春期少年的不尊重。 [return] 或者说是孩子的行为挑战了父母的控制欲。 [return] http://zhihu.com/question/24183980/answer/59020707 [return] 就中国社会目前的情况而言,任何父母多少都会有些控制欲吧 [return] 事实上这个“网戒中心”已经绑架了当地的经济,再加上腐败因素 [return]
我们中出了一个 Ubuntu
2016年06月30日 文章
我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来谈谈 Ubuntu 是怎么背叛了自由软件 一、我的黑历史 我在上小学(2000年左右)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有个操作系统叫 Linux 了。然而那时候的我毕竟是个鼠标党,讨厌打字,家里没上网(电话费谁受的了),英文没学过。只是有时候去新华书店会看一些 Linux 的书,还只是看图(就是书中讲到 Xwindow 这一章的时候)。 然后到了上初中的时候,在一本书里看到了 Ubuntu,只知道这个系统挺 NB,能导入 Windows 系统的用户名和一些设置。然后还是没有用,毕竟没上网。 到高考完的暑假,下载 QQ 客户端的时候看到 QQ 出了 Linux 版,然后就在网上找了个红旗(RedFlag) Linux(我 TM 是有多 2),装在虚拟机里,然后并不会安装软件,放弃。 二、我也用过 Ubuntu 然后到了 2010 年我上大二的时候,Windows 7 玩烦了(还是花了¥700 买的正版),就想玩 Linux,然后就入坑 Ubuntu 了,10.04 LTS。 然后当时没过几天 Ubuntu 10.10 就发布了,升级。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 Ubuntu 还是很良心的,开机快,也很稳定,双系统相处很愉♂快。嗯,我也是玩 Linux 的人了(Ahh,That’s good)。 可以说我是在 Ubuntu 下完成了对整个 Linux 世界的启蒙。直到我膝盖中了一箭 Ubuntu 发布 11.04。 三、Ubuntu 的罪状 1、Unity —— who is watching you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对 Unity 还是很期待的,毕竟界面设计巅覆了我对 UI 最原始的认识。然而它并不好用,而且当时 Gnome 3 也快出了,本来很期待 11.
自由软件与共产主义(再论)
2016年06月22日 文章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问题:开源与共产主义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这个问题大约从自由软件运动兴起之时就有了吧。 一、大牛也犯浑 在《Revolution OS》中,Eric S. Raymond在被问起开源和共产主义的相似性时,有过如下回答: Absolutely nonsense, it makes me really angry when people do that. Communism is an ideology that forces people to share. If you don’t share, you get thrown in jail or killed. You got to a Gulag and end up in a mass grave with a bullet in the back of your head. Open Source is not communism because it does not force people.
论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
2016年05月22日 文章
这篇文章我很早之前就想写了,但一直没想好怎么写,不过真想“政治不正确”一回,有些事情实在是不爽 在讨论开始之前,我们先定义一下政治正确: 尊重某些弱势群体,为了避免真实存在的或对他们不公正的歧视而采用的变换另一种称呼的行为。政治正确的一个目的是用最“中立”的字眼,防止歧视或侵害任何人。例如为了避免出于种族、性别、性取向、身心障碍、宗教或政治观点的不同而产生的歧视或不满。1 “政治正确”是为了避免社会对弱势群体的不公正对待而产生的,至少防止社会对弱势群体在语言上的冒犯。可以说在一定程度上是促进了社会发展和人类群体的融合。 但是这样的和谐一定是有一个前提的:社会中的绝大多数群体,必须有一个“基本共识”——即遵守相同的社会基本规范,比如尊重其他群体的合法权利,比如求同存异等。 如果没有这个“基本共识”,那么“政治正确”就走向了它的反面,失去了维护社会公平的作用,极端的情况可能会是下面这样: 我们可能不能讨论哪个女孩长得漂亮——这可能被认为是物化女性,就算没有这个意思也不行——然而我们可以讨论那个男性长得比较帅,甚至于想睡了他。 我们可能对于某个(不可说的和平的不吃猪肉这种污秽物的)群体,不得玩笑,就算是他们犯了法也不能说。 我们可能对于挤公交不要命的大爷大妈上车后就强迫人让座的事情无法评论,因为他们是老人,是弱势群体 我们可能在捐款时被骂捐的太少。 我们没法再说“Merry Xmas”(对于一个飞天面条神教徒世俗无神论者来说,这就是一句祝福,除此之外什么都不代表) 甚至天热想穿的少点都会冒犯某些人(比如反性大妈)。 为了照顾“少数群体”,那怕他们上班不干活也得养着他们。 总之,这种情况下,反而是弱势群体比较强势,形成了一种“逆向歧视”——或者说就是“你弱你有理”。 这种表面上的、无原则的“政治正确”事实上已经限制了人类发展的多样性以及社会流动的活力,更是政客们互相攻讦、撕裂社会的借口。甚至是某些势力坐大,威胁人类的机会。 而对于人类,最大的政治正确应当是: 任何人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自己的才能、品德,并且可以自由的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而不受其他人的干扰。同时无论其属于哪个群体,都对其他群体保持善意,而不受社会传统/宗教/某些特征的影响。但是如果有人因为某些原因故意不认同以上观点,那就不能再用政治正确来对待他们。 人类平等是最最基本的原则,而以任何借口故意破坏此原则的人,就是人类的敌人。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4%BF%E6%B2%BB%E6%AD%A3%E8%A2%BA [return]

 

TonyChyi © 2018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