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关于说不清的教育问题的某一个答案
2019年12月14日 文章
从黄多多的发色说开去 学生的头发,到底应该管到什么程度? 在这个“细枝末节”的问题的讨论上,我发现很多人掉进了一个误区:这件事就应该学校做什么就
说不请的教育
2019年11月05日 文章
人类并不能通过遗传的方式将所学知识传给后代,所以学校的存在尤其重要。然而由于资源有限,以及阶级的存在,人们发现最有效的教育方式是大量的练习、
群己之论
2019年10月27日 文章
首先来说,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只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不同策略的选择。 集体是依赖于个体存在的 有些话,政治课本其实也没完全说明白。 举个栗子,一只木桶,
也谈“按需分配”
2019年09月04日 文章
按需分配不是按“欲望”分配,它仍然要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 这里的“需”指的是什么 简单来说,按需分配里的“需”其实不是我们所以为的那个“需”,而是
以唯物主义的名义为所欲为
2019年09月01日 文章
无神论者没有敬畏,所以他们做事毫无底线 嗯,有神论者会借着神的名义为所欲为 地狱?早反了天了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 陈毅《梅岭三章》 地
这个世界仅仅有“自由”就足够了吗
2019年06月25日 文章
这次的文章大概会写的比较混乱,而且也必然漏洞百出。 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1 但这个世界有了“自由”就足够了吗? 黑历
为什么 Metoo 运动却给了我们奇怪的观感?
2019年06月20日 文章
警告:这篇文章可能存在部分男性视角的内容,另外我会对某些人开喷 Metoo 运动的积极性 这个大概是显然的,性骚扰对于受害者来说,确实造成了很大的身心伤害
从黄多多的发色说开去
2019年05月25日 文章
首先,对于这个问题,我不评论染发是否会对身体健康产生影响,我只说为什么一个才 13 岁的小姑娘做了很多这个年龄的孩子做不了的事情。 现在的我们,并没
我所理解的计划经济
2019年05月10日 文章
一、赚差价的“中间商” 其实无论是现在的“市场经济”还是我们曾经有过的“计划经济”,其实都多了一层“中间商” 市场经济:需求-市场(价格)-生产
手机vs学校:“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2019年03月11日 文章
法国之前通过法案,限制青少年在学校使用手机1;中国,也计划进行这方面的立法2。 然而我却并不是非常支持。 手机是科技发展的产物,他给人们沟通交流

 

TonyChyi © 2020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