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关于说不清的教育问题的某一个答案
2019年12月14日 文章
从黄多多的发色说开去 学生的头发,到底应该管到什么程度? 在这个“细枝末节”的问题的讨论上,我发现很多人掉进了一个误区:这件事就应该学校做什么就
说不请的教育
2019年11月05日 文章
人类并不能通过遗传的方式将所学知识传给后代,所以学校的存在尤其重要。然而由于资源有限,以及阶级的存在,人们发现最有效的教育方式是大量的练习、
手机vs学校:“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2019年03月11日 文章
法国之前通过法案,限制青少年在学校使用手机1;中国,也计划进行这方面的立法2。 然而我却并不是非常支持。 手机是科技发展的产物,他给人们沟通交流
“羊叫兽”岂可再乎
2016年08月11日 文章
这两天微博再次提起了杨永信及其控制下的临沂“网戒中心”的事情,算是引起了我一些回忆,写篇文章吧 我曾经关注过的这件事 2009年,我第二次高考完

 

TonyChyi © 2020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