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我的宗教信仰观
2018年10月29日 文章
总的来说,就一句话:宗教需要被消灭,但不消灭教徒个体 我们理解的消灭是物理删除,但它在某些方面,应该是解放,即从不应该出现的限制中摆脱出来。 至于信仰,它总归是要存在的,但如果合乎理性,也就没什么问题
一个低成本 USB-MIDI Host 测试——第一部分
2018年10月23日 文章
其实这是个很早以前的事情了,@rgwan 拜托我把他的一个低成本 USB-MIDI Host 做一个样板出来试试。 不过说起来,在硬件这方面,我是个新手+苦手,焊接也就能修修孩子的玩具而已,这个东西对我的挑战还挺大,而且我毕竟不是电子专业出身,而且之前也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好吧,可能也就 Arduino 能玩的 6 一点) 先发一下电路板的设计图好了 2018-09-11 现在的我似乎进入了一个倦怠的状态,对工作和日常生活什么的完全不上心,对工作甚至有点抵触,这可能就是 @leo_song 所说的,不想当螺丝钉了吧。 另外,可能也陷入了一种接近抑郁的状态,不过大家放心,我还没病。而且担子这么重,还卸不下来,我死不了( 这都是废话,我重新和 @rgwan 确认了一些参数,准备提交到他指定的那个JLC的厂子打样 2018-09-12 已经下单了,考虑到家里有个熊孩子,用了无铅工艺,比有铅的贵了 2/3,不知道拿回来是什么样的,除此之外,可能还要购买一些元件了,比如 USB连接器 主控芯片 USB-A母头 0805电阻,22Ω/220Ω/1.2kΩ 0805LED 0805FU 500mA自恢复保险 0805耐压 >16V 0.1uF 电容(不知道以我的手艺会不会冒烟或者爆炸) 直插 6N137 D2 1N4148 应该是二级管吧 D1 SMAJ5.0CA TVS管 排针间距 2.54 MIDI母头 若干,也是白菜价 据 @rgwan 说,整套下来,成本可能也就 ¥50 左右 也许需要一个双头 USB 线……或者是 ttl 调试器这样的? 家里还有一些黑色 KT 板,可能还能做个外壳吧…… 10:23 订单通过审核,可以生产了,顺带把部分元件买了一些,一共花了 ¥200(有些元件我买了冗余的,芯片比较贵),不过我感觉,可能一个的硬件成本会比 ¥50 要低很多,大概 ±¥30 搞定 2018-09-14 公对公 USB 线和 MIDI 线到了
Tags: #MIDI · #USB · #硬件
ModuleAB 停止开发
2018年09月21日 文章
由于阿里云的 OAS 功能已经基本凉凉,且 OSS 功能上线了低频和归档存储,生命周期管理也有非常完善的支持,我之前写的 ModuleAB 大概可以寿终正寝了,目前除了公司还在使用,不会再有什么更新了。 至于代码,大家随意拿来研究吧。
自建 Git 服务启用
2018年06月05日 文章
建了一个私有 git 服务器 https://git.wetofu.top 使用 Gitea 搭建,非常好用,也足够轻量 打算当作自己 Github 的镜像来用,暂时不考虑对公众开放注册(不过有需要的话,可以发邮件给我,我手动开通账号) 感觉 github 被 M$收购这件事从某种程度上促进了 git 向分布式版本控制的回归
Tags: #Git · #Github
新的网站主题启用
2018年05月28日 文章
折腾了一天,终于把新网站的主题搞定了 用了 Bootstrap 和 Fontawesome 本来打算用 Vue 来着,发现并不适用于 hugo 总的效果还可以吧……
已停用 Aliyun
2018年05月25日 文章
网站已迁移到 Vultr kaka.wetofu.top 和 moduleab.wetofu.top 停用 打算找个时间重新设计一个网站的模版,打算用 vue+bootstrap+fontawesome 搞定
Tags: #公告
用 Arduino 的蜂鸣器发出非方波声音
2018年03月14日 文章
在网上看了很多有关 Arduino 使用蜂鸣器来播放声音的例子,然而在我们西图社区昨天的讨论中,有人提出一个问题: 对了我突然在想Arduino套件送的那个buzzer能不能用来唱歌 能不能发出除了方波以外的其他波形 我个人认为,理论上,应该是可以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就写了下面这个程序 // 使用 Arduino 的第 11 个引脚,可以支持模拟输出 #define SOURCE 11 #define LED 13 // 半周期时长 #define PERIOD(x) (1000/x)/2 void setup() { // put your setup code here, to run once: pinMode(SOURCE, OUTPUT); pinMode(LED, OUTPUT); square(440, 2); delay(500); saw(440, 2); delay(500); trangle(440, 2); delay(500); sine(440, 2); delay(500); analogWrite(SOURCE, 0); } // 执行完成后闪灯提示 void loop() { // put your main code here, to run repeatedly: for(int i = 0; i < 3; i++){ digitalWrite(LED, HIGH); delay(500); digitalWrite(LED, LOW); delay(500); } delay(1500); } // 传统的方波 -_-_-_ void square(double _tone, int len_second) { double p = PERIOD(_tone); for(int j = 0; j < len_second; j++){ for(int i = 0; i < _tone; i++){ digitalWrite(SOURCE, HIGH); delay((int)p); digitalWrite(SOURCE, LOW); delay((int)p); } } } // 锯齿波 /|/|/| void saw(int _tone, int len_second){ double p = PERIOD(_tone) * 1000; for(int j = 0; j < len_second; j++){ for(int i = 0; i < 256; i++){ analogWrite(SOURCE, i); delayMicroseconds( (int)p * 2 ); } } } // 三角波 \/\/\/\/ void trangle(int _tone, int len_second){ double p = PERIOD(_tone) * 1000; for(int j = 0; j < len_second; j++){ for(int i = 0; i < 256; i++) { analogWrite(SOURCE, i); delayMicroseconds( (int)p ); } for(int i = 255; i >= 0; i--){ analogWrite(SOURCE, i); delayMicroseconds( (int)p ); } } } // 正弦波 ^v^v^v^v void sine(int _tone, int len_second) { double p = PERIOD(_tone); for(int j = 0; j < len_second; j++){ for(int i = 0; i < 360; i++) { double x = sin(i) * 127.
Tags: #瞎折腾 · #Arduino
Cakewalk 还没凉吗?
2018年02月24日 文章
今天早上看到一条新闻: 死而复生:Gibson 把 Cakewalk 卖给了新加坡初创公司 BandLab,问题是 SONAR 能缓过来么? 这事还真是各种起伏呢! 之前我写过一篇文章:再见,Cakewalk 仅仅不到半年的时间,它还是活过来了…… 但愿能继续开发下去?
Tags: #MIDI · #Cakewalk
我所理解的理想世界
2018年02月23日 文章
其实并不会存在一个对所有人都理想的世界,但我还是想放空自己去想像一个自己所理解的世界 尽管它不靠谱 总的来说 我很期待这样一个世界 首先它解决了人和人之间那些根本的、不可调和的矛盾,人和人能和谐相处。 不会再出现“因为你和我们不一样,我要排斥你、消灭你”这样的情况。 人和人就算做不到接受,也能有最起码的包容 每个人都能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无论能否被主流授受 很少存在伤害他人的现象 不再有上下级的关系,不再有剥削 实现一种类似于开源社区/自由软件社区一样的生产关系 每个人可以自主的选择性关系,不再对性感到羞耻,白学现场不再尴尬 基因和遗传关系不再是人和人之间的壁垒 性别及其性别带来的属性不再是一种限制 宗教势力消亡,宗教变成私人信仰1 不再需要金钱和权力来维持社会运行 “自由”概念消亡,“自主”概念成为社会主流 没有政治正确,一切就事论事 混吃等死将会是一种让人发疯的生活方式 世俗应当不断干预宗教,压制宗教对世俗的影响 [return]
再见,Cakewalk
2017年11月22日 文章
Cakewalk 停止开发了1 在我知道 MIDI 这个东西以后,我就在想这些文件是怎么做出来的,然后在当年的一本杂志《新潮软件》上,看到了 Cakewalk 的相关介绍。 当时家里没有网络,而自己的声卡还是用的 FM 芯片,音质巨烂,此事一直搁置。 后来升级了自己的声卡驱动,支持了 WDM 以后,用上了系统自带的那个 Roland 合成器,这才有时间玩 Cakewalk。还安装了 Yamaha 的合成器驱动。 这就开始了自己玩 MIDI 的生涯。 后来也用过水果和 Cubase,但是就 MIDI 文件本身的编辑能力来说,还是 Cakewalk 更好用一些。后来发现了很多好用的 VST 插件,而同时 MIDI 也开始回归它本身的定位2,这才减少了我用 Cakewalk 的频率,但是在编辑 MIDI 文件的时候我还是会用它。 直到我改用了 Linux。 Linux 下并没有一个对 MIDI 文件友好的编辑工具,这是让我非常不痛快的体验,只好用虚拟机继续运行早期版本的 Cakewalk3 这几年,Cakewalk 一再倒手4,在这过程中,似乎渐渐被人遗忘了,Cubase 成了事实标准。 我现在很希望 Cakewalk 能交给开源社区来继续开发,不仅能延续这个软件的生命,也能将它移植到 Linux 或者 Mac 上,还可以增加 LV2 和 AU 的支持,这也能让很多喜欢音乐的人有一个非常好用的音乐制作平台 http://www.cakewalk.com/Gibson-Announcement [return] https://tonychyi.wetofu.top/2016/04/01/death-of-midi-standards/ [return] 我没用过Sonar [return] https://www.midifan.com/modulenews-detailview-28242.htm [return]
Tags: #Cakewalk · #MIDI

 

TonyChyi © 2018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