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Flannel 和 Firewalld 不得不说的故事
2019年12月30日 文章
书接上回,Orwill Towne 一直想使用 K3s 的某个实验性功能——组建 K3s 集群,但是他并不想使用云服务商提供的防火墙1,而只想用自己 VPS 上的 firewalld 然后为了解决
Tags: #K3s · #Flannel · #Firewalld
在 K3s 中使用 calico
2019年12月27日 文章
在 Orwill Towne 痛苦于如何使用 K3s 搭建一个集群的时候,我则纠结于,K3s 的 flannel 目前仅能支持 IPv4 网络,而 IPv6 的网络支持至少要在下一个 K3s 的发布中才会有。 然后我就开
Tags: #K3s · #IPv6 · #calico · #flannel
调教 Traefik 的记录
2019年12月23日 文章
今天又把网站折腾了一遍,K3s 升级至最新版本,顺带发现 Traefik 已经 2.1.1 版本了,就顺手折腾了一把 更新原有版本的配置文件 apiVersion: v1 data: traefik.toml: | # traefik.toml [global] checkNewVersion = true [entryPoints] [entryPoints.http] address = ":80"
Tags: #K3s · #Traefik
启用 K3s 了
2019年12月21日 文章
感谢 Orwill Towne 给我 cloudcone 的优惠信息,我得到了一台 1C2G 每月 3 刀的 VPS。 然后我就开始了把网站全面容器化的想法,其实总的来说迁移还是比较顺利的,但是有一些小
Tags: #容器狂魔 · #K3s
关于说不清的教育问题的某一个答案
2019年12月14日 文章
从黄多多的发色说开去 学生的头发,到底应该管到什么程度? 在这个“细枝末节”的问题的讨论上,我发现很多人掉进了一个误区:这件事就应该学校做什么就
说不请的教育
2019年11月05日 文章
人类并不能通过遗传的方式将所学知识传给后代,所以学校的存在尤其重要。然而由于资源有限,以及阶级的存在,人们发现最有效的教育方式是大量的练习、
群己之论
2019年10月27日 文章
首先来说,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只是一个问题的两个不同策略的选择。 集体是依赖于个体存在的 有些话,政治课本其实也没完全说明白。 举个栗子,一只木桶,
也谈“按需分配”
2019年09月04日 文章
按需分配不是按“欲望”分配,它仍然要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 这里的“需”指的是什么 简单来说,按需分配里的“需”其实不是我们所以为的那个“需”,而是
以唯物主义的名义为所欲为
2019年09月01日 文章
无神论者没有敬畏,所以他们做事毫无底线 嗯,有神论者会借着神的名义为所欲为 地狱?早反了天了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 陈毅《梅岭三章》 地
Arduino,你会唱小星星吗
2019年07月01日 文章
啊,好久没更新一些代码什么的了,都快忘了这里是个技术博客了 #include <Arduino.h> #define PIN 11 // Output pin #define TONE_C 262 #define TONE_D 294 #define TONE_E 330 #define TONE_F 349 #define TONE_G 392 #define TONE_A 440 // Standard #define TONE_B 494 #define TONE_N 0 #define BEAT_TIME 450 // ms, 120bpm #define
Tags: #Arduino

 

TonyChyi © 2020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