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现阶段实现公有制的可能路径
 
 
全文共 1901 字

 

接着昨天的文章1,继续讨论一下以 2020 年中国生产力发展水平,如何实现“极端左”们主张的公有制。

经济现状

我们现来看几个事实:

  • 2019 年中国 GDP 为 99.0865 万亿元(RMB),人均 GDP 10276 美元2
  • 2019 全国粮食总产量 66384 万吨( 13277 亿斤)3,以 2019 年中国人口(140005 万人4)计算,每个人可以分到约 948 斤,按一顿饭 2 两主食计算,*这些粮食可以供一个成年人吃 4 年*。
  • 2019 年中国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分别为 8.09 亿吨、9.96 亿吨和 12.05 亿吨5
  • 2018 年中国互联网国际出口带宽 8,826,302Mbps6
  • 2019 年中国铁路里程约 14 万公里7,2018 年末,全国公路里程 484.65 万公里8
  • 2020 年大力推动“新基建”9,包括 5G、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型基础设施
  • ……

可以说以目前的经济发展状况和物质基础,也许我们可以尝试恢复“公有制”?

政策真的完全“修正”了吗

事实上,即便是被“极端左”认为是修正主义的“后 40 年”,我们仍然保留了很多公有制才有的内容,以疫情期间为例:

  • 军队参与救治
  • 新冠病毒免费治疗,国家买单
  • 物资由国家调配
  • 国家队参与疫苗研究
  • ……

除此之外还有

  • 扶贫工作
  • 通信基站继续推进
  • 西部开发政策
  • ……

当然,对于“极端左”来说,这些并不是真正的公有制,都是骗人的。

其实我们有实现公有制 2.0 的准备

第四次工业革命预计会产生更强的生产力,以及信息上更顺畅的传递。

数字货币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使得资金的流向得以透明可追踪,如果发展得当,新的区块可以和实际生产力绑定。

数字货币发展下去,从逻辑上推理,由于和生产力绑定,那么货币也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而成为一种衡量生产力的单位而已。

工业互联网

这是我最看好的,工业互联网如果发展得当,那么它就有可能实现各生产单位间信息的互通和共享,供需关系、生产相关的信息就可以被全部生产单位感知,那么价格信号必然会失效。在技术层面上,我们完全可以淘汰市场经济。

同时,国家也可以通过对这些信息进行收集和分析,整个的生产过程都可以拿来进行分析,分析的结果可以用来评估社会的生产力,而结合数字货币,就可以实现货币的合理分发。

物联网

物联网实现了物与物、物与人的通信。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用物联网来实现对社会物质需求的反馈?

既然我们可以用物联网实现社会需求的反馈,结合 5G 以及后续的通信技术、边缘计算等技术,那么按劳分配甚至按需分配都是可以实现的。

至于按劳分配的劳动量统计,既然我们有能力跟踪整个生产过程,那么一个人的贡献不也就可以完成公正的衡量?

物质基础有了,那么“中修”敢不敢革自己的命

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10

在我看来,“中修”并没有完全变质。我认为时机到了11以后,当现有的生产关系已经不适用新的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时候,那么“中修”必然要自我革命。

“中修”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有主张“市场化”的“稻派”,也有主张公有制的“毛派”。

未来会怎样,取决于以下因素:

  • 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
  • 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中国能否处于引领地位
  • 中国社会发展的历史阶段,即是否完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 国际局势的变化,“一带一路”是否能达成预期目的
  • 党内路线的斗争结果

那么,我们就不能单纯的认为现在“中修”已经变质需要被推翻,毕竟某大大上台后先处理了很多变质分子。在我看来,某党自我纠正的能力并没有失效。

别忘了,即便是在“前 30 年”,党内也一堆问题。如果硬要说变质的话,可不可以说那个时候就变质了呢?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12

“极端左”最大的问题还是过于教条,只看到了工人、农民,却没有看到即便是在现在“中修”内部也存在积极的力量。

“难道你看不见现在资本家都在干什么?”

上一篇文章1我已经说过,996、狼性文化、贫富差距这确实是中国目前存在的问题,而我本人对某为的态度,就目前的情况来说

某为必须挺过去,某为必须死

那么有没有考虑过这样一种情况,其实“资本家”也是被资本剥削的人?

如果资本家不像现在那么做,他有没有能力维持自己“资产阶级”的身份?

中国在进行革命的时候,也团结了民族资产阶级,而在后来的社会主义改造的时候,也采取了“和平赎买”“公私合营”的方法,平稳的解决了社会制度变更的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资本家”不能被解放么,解放不也是一种消灭么?

如果消灭是肉体的消灭,那么我们未来消灭阶级的时候,难不成要自杀才能完成阶级的消灭?

三个问题

没有绳子,怎么吊资本家路灯?

没有足够的生产力,怎么结束现在的生产关系?

作为一个“革命者”,是从现实出发达到理想,还是不顾现实强行建造“空中楼阁”?

 

TonyChyi © 2020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