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都在开倒车,谁去想未来?
2020年06月16日
 
 
全文共 1950 字

 

昨日某个群里进来一个主张退回 1978 年前的家伙。然后我就问他,你主张的那些东西,你经历过,还是你看书得来的,他比较诚实:看书。我又看了他的个人资料,猜测他可能是学生,一问,果然是。

后来谈到如何实践民主,他又说他反对民主,因为现在就算国内的民主,也是被资本家把持的。我就问他,你尝试过参选吗,尝试过登记选民吗?他也不。

其实他一直在回避我两个问题:

  1. 敢不敢承认自己缺少实践
  2. 后40年真的一点积极经验没有吗?

学生最严重、最严重的缺点,就是脱离农民,脱离工人,脱离军队,脱离工农兵,就是脱离生产者。——教员1

“极端左”和“公知”没有区别

其实这些“极端左”和“公知”他们的主张是一样的:退回去,只不过一个想着退 40 年,一个是退到一个已经僵化腐败的生产关系上。

不可否认,前 30 年我们有非常积极的经验,比如在前 30 年我们有了足够的工业基础,有了基本的经济形态。但同时也牺牲了很多,而且很多的设想和主张,在当时的条件下并没有达成的可能,况且“文革”在事实上造成了政治上的混乱,就算教员三令五申,还是发生了“武斗”。过度意识形态化的社会会造成什么结果,看看现在的东南某省,还有太平洋东岸某个国家就明白一二。

也许这些“极端左”引经据典的能力非常强,某句话在那本书哪一页哪一行第几个字开始都非常清楚。但是很可惜,他们只是一个复读机,他们只喜欢现成的结论,但是他们并没有学会这些理论经典的核心——方法论。

许多巡视员,许多游击队的领导者,许多新接任的工作干部,喜欢一到就宣布政见,看到一点表面,一个枝节,就指手画脚地说这也不对,那也错误。这种纯主观地“瞎说一顿”,实在是最可恶没有的。他一定要弄坏事情,一定要失掉群众,一定不能解决问题。——教员《反对本本主义》1930年5月 2

正眼看现实

井冈山时期,为什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王明博古的理论水平,不可谓不高,为什么每次都是教员看对了问题,是因为教员是神吗?教员不是神,但是他知道什么是现实,用理论指导实践,同时也用实践检验理论。

不论主张如何,首先第一步就是先了解现实环境,要对社会的方方面面,经济发展水平、生产力发展水平、政策、文化、国际环境、历史时期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之后,针对性的解决问题,这才是正确的做法。

本本主义的社会科学研究法也同样是最危险的,甚至可能走上反革命的道路,中国有许多专门从书本上讨生活的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共产党员,不是一批一批地成了反革命吗?就是明显的证据。我们说马克思主义是对的,决不是因为马克思这个人是什么“先哲”,而是因为他的理论,在我们的实践中,在我们的斗争中,证明了是对的。我们的斗争需要马克思主义。我们欢迎这个理论,丝毫不存什么“先哲”一类的形式的甚至神秘的念头在里面。读过马克思主义“本本”的许多人,成了革命叛徒,那些不识字的工人常常能够很好地掌握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本本”是要学习的,但是必须同我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我们需要“本本”,但是一定要纠正脱离实际情况的本本主义。2

理论再好,要看能不能结合现实情况,要动手实践才能知道理论是否正确。

而“极左派”除去主张退回之前的经济模式和政策,却没有考虑过这已经是一个世界第一大工业国·发电状元·基建狂魔·蓝星二当家·腹黑兔斯基的现状下,我们如何去找到符合现实情况的经济政策

公有制非常好,从逻辑上我们也可以推理出,当生产力进一步提高时,生产资料的私有制确实无法保证社会的稳定发展,但公有制是可以的。问题来了,以现在的经济发展水平,我们如何去实现、我们要做什么才可以实现?

结果,“极端左”们除了拿出之前成功的方法之外,却没有任何创新,没有找出适合现时情况的方案来,彻头彻尾的纸上谈兵。

实话说,我觉得国家搞“新基建”都比这些人来的靠谱的多,毕竟工业互联网的完全体可以打破现有生产单位间的信息壁垒,实现整个社会有计划的生产3

所以,被很多人厌恶的那位习总书记有句话说的非常对,“空谈误国 实干兴邦”。

要泼掉的,是脏水,更是“双标”

“极端左”把 1978 年后 40 年否定到一无是处,却对这 40 年的积极经验避而不谈。与此同时他们却无法用同样的标准去看待前 30 年。

这其实就是双重标准,他们在看待问题的时候,由于对某四川矮个子的厌恶,一杆子打翻了一船人。没错,最近 40 年确实出现了很多荒腔走板的事情,996、福报、狼性文化什么的,这些是我们要反对的。但是很多东西我们没有丢,而且随着经济发展,很多东西的优势体现出来了,为何看不到?

教员在《反对本本主义》的第五章也提到了,除了调查工人、农民,也要调查地主、资本家。在第七章甚至手把手的教如何调查。

那么我想问这些“极端左”,你们去调查过二马吗?你们去调查过现在的那些老板吗?因为他们是罪恶的“资本家”就不去调查?

抱歉,按我一个左派朋友的说法,你们的主张完全脱离了现实。

失败是必然的。


  1. https://zhuanlan.zhihu.com/p/135851929 ↩︎

  2. https://marxists.architexturez.net/chinese/maozedong/marxist.org-chinese-mao-193005.htm ↩︎

  3. https://tonychyi.wetofu.top/2019/05/10/planned-economy-think/ ↩︎

 

TonyChyi © 2020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