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关于说不清的教育问题的某一个答案
2019年12月14日
 

 

从黄多多的发色说开去

学生的头发,到底应该管到什么程度?

在这个“细枝末节”的问题的讨论上,我发现很多人掉进了一个误区:这件事就应该学校做什么就是什么,别讨论,讨论就是培养废青。

当然,“快乐教育”显然是不可取的,但是很多人为了反对“快乐教育”,却陷入了二元对立的思维陷阱,转头去支持“痛苦教育”。所以矫枉必须过正,是吧?

“痛苦教育”为何不可行

虽然教育需要一定的“规训”,但是就“痛苦教育”而言,我曾经写过一篇“痛苦教育”的纲领性校规,把我能想到让学生痛苦,只能学习的各种方法都写了进去。

其实就讽刺性来说,我也是写完之后才发现的,但是我想任何一个思维正常的人,应该不会把自己的孩子往这种学校送吧?

“快乐教育”降低教育要求和水平,是维持阶级固化的最佳手段。因为与此同时,精英家庭的孩子们可以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以及辛苦的学习过程。

而其极端对立面——“痛苦教育”,问题怕是更大,虽然大部分人在这种环境下能被逼出最后一点潜力。但是所付出的代价,却真的不是一个普通人所能承受的——毕竟这个世界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违背教育规律的做法,会从另一个方向毁掉一个人。想想在高压之下得抑郁症的那些韩国欧尼们吧

如果说“快乐教育”是让少部分人获得最好的教育资源,维持阶级固化的话,那么这种“痛苦教育”,则会在实施过程中产生大量被淘汰的“次品”,处理这些“次品”所需要的社会负担有多重?更何况对于个体来说,这样的教育,不仅不一定培养出人才,很有可能培养出变态。

我们需要的,是符合客观规律的教育

由于目前教育资源的普遍稀缺以及分配不均,导致了一些让人不快的事情的存在。

但是永远不能忘记的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办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是人的全面发展,是人的解放。

不仅是培养各个领域优秀的人才,更要使每一个人都能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自己——别忘了,早在 2000 多年前孔子就能提出“因材施教”这样的先进主张。我们完全应该遵循教育和人发展的规律,提出更先进的教育思想,而不是拿着老的东西一用一百年而不思变革。

所以上面说到的这个问题,虽然是一个“细枝末节”的问题,但也是一个更大更深刻的问题的表象之一。但我想,总不能未来人均脑机接口的时候还用现在这样的教育方式。探索新的教育模式很难,但也必须去探索。

 

TonyChyi © 2020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