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也谈“按需分配”
2019年09月04日
 

 

按需分配不是按“欲望”分配,它仍然要受到客观条件的限制

这里的“需”指的是什么

简单来说,按需分配里的“需”其实不是我们所以为的那个“需”,而是一种客观需求与主观需求的统一。

拿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某一个人一顿饭可以吃两个馒头,但是他想要 10 个馒头,然后他发现他其实吃不了这么多,这个时候他就有两种选择:1. 下顿再吃;2. 扔掉或者送人。

要知道在共产主义的社会条件下,物质是极大丰富的1,而且因为公有制的存在,这个人没有屯馒头的必要,馒头大机率应该是给其他人吃掉了。

又比如这样一件事情,大约在 2006 年那个时候,QQ 号是很难申请的,那个时候就有很多人申请了一大堆的 QQ 号,有的还往外卖。而在后来这个问题解决以后,这种情况就消失了。显然,稀缺2的存在与否导致了人们不同的行为。

很多人试图从人性的角度去论证,这种“按需分配”是不可能存在的,但人性这个词本身是一个无法量化的东西,而且因人而异。但是从一个生物的本能来说,趋利避害才是人性的本质。

人对社会各种资源是有需要的,当某种资源充足的情况下,自然没有抢的必要,这也就是为什么无法对空气收费/税。相比于人的需求,空气的存在要多的多而且可以没有任何代价的获得。而占有空气,对一个人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利益可图,而相对来说还要付出更多用于控制空气的成本,而且这个成本还不能在短期内收回,而收费过高的话,也会招致其他人的反抗3。总体的结果是倒赔钱。

你看,从趋利避害的角度看,在物质极大丰富的情况下,尝试无限的占有会适得其反。也有人说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当一个人穷尽其所有力量也无法控制某种东西的时候,他只能放弃或者控制他所能控制的那一部分。

在这种情况下,这个“需”就达成了客观与主观的统一。

因为没有达成“按需分配”,所以共产主义是不存在的

这个就有点诡辩了。

其实在与他们讨论这个问题的过程中,他们是从某一个人主观的需求是出发的,而不是那个客观与主观统一之后的需求。

在共产主义社会,稀缺还会存在,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稀缺已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而对于一些主观的需求,举个例子,想和全世界最漂亮的那个女孩做一些运动,这个是不可能“按需分配”的。作为一个肥宅,你总得做一些什么才能达成吧,比如减肥,或者做一个非常讨那个女孩喜欢的东西出来,或者你能用花言巧语把人忽悠到愿意和你共度良宵。

把共产主义想像成不需要努力就能得到一切的社会,那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跳出现实,从更高的维度去看未来

100 年前的人不会想到如今人手一部手机就可以知道全世界的事情,500 年前的人不会想到如今田野里已经不需要耕牛,同理我们也无法从我们所感知到的社会现实去推断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

果要知道未来的样子,我们需要的是从基本的逻辑去推理,是把自己放到那样的情境中才能得到比较准确的判断,而不是从主观出发和以现在的社会现实去断定未来。

其实对于人类未来会如何,这个话题是可以展的很开的。也或许人类在未来实现了另一种社会形态,而不是我们所指的共产主义,而这一切也需要时间才会给我们答案


  1. 这里要说明一下,物质极大丰富不等于无限,只是物质的存量已经超过了某个阈值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 [return]
  2. 稀缺会永远存在,但是“普遍的稀缺”不会 [return]
  3. 资本主义存在这么多年,也没把空气收归私有 [return]

 

TonyChyi © 2018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