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为什么 Metoo 运动却给了我们奇怪的观感?
2019年06月20日
 

 

警告:这篇文章可能存在部分男性视角的内容,另外我会对某些人开喷

Metoo 运动的积极性

这个大概是显然的,性骚扰对于受害者来说,确实造成了很大的身心伤害。而且这种骚扰并不仅存在于男性对女性,也存在女性对男性或者同性之间。比如我在上大学期间被某个老师给恶心过一次1

所以从这个角度,鼓励受害者说出自己被骚扰的经历,谴责施暴者,抱团并尝试找出一个解决方案,是一个办法,也是在当前社会条件下比较可行的手段之一。

暴露问题才能分析问题,进而解决问题。

可为什么有点奇怪呢

Metoo 运动,到目前为止,人们关注的很多事件只是男性对女性的骚扰,而上面说到的其他两种情况却很少有人关注。 搞到现在,还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2,使得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是那么自然了。

甚至被有些人带偏,加剧性别对立。没错,我说的就是那些“女拳”3,你们赶快找块无主地建国去吧,禁止男性进入,进入就烧死,一了百了多好?

扯远了。

而且这里还存在的一个问题是,骚扰这种事情,更倾向于主观感受,这就导致无法用一个比较确定的标准来界定是不是骚扰。那么如果反向利用,就可以用来污蔑一个清白的人4,这也使得事情变得奇怪起来。

其实我想说的是,性别问题,还是性骚扰的问题,还是和性别相关的别的问题,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阶级问题。

你是说一切甩锅给阶级矛盾吗

这里的阶级矛盾包含两个层面:

  1. 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矛盾。这里说的是资产阶级利用自己的统治地位剥削女性或者是男性的身体或精神的自主权。这是主要矛盾。
  2. 被压迫阶级内部有压迫阶级思想的人与其他同阶级的人的矛盾。即存在部分个体搞不清自己的情况用压迫阶级的手段对待他人。这是次要矛盾。

这个时候,如果压迫阶级用一点手段,把事情带歪,把主要矛盾掩盖,然后放大次要矛盾,“挑动群众斗群众”,偶尔从自己阶级里找几个“低端人口”当替罪羊,那么整个事情就像大家看到的这样,往一个奇怪的方向去了。

是的,用性别矛盾代替阶级矛盾,这样他们就可以从在自家豪宅泳池旁边喝着一杯一百八的“宫廷玉液酒”,搂着小妞看大家的笑话了。甚至他们可能还在地下室养了几个从东欧贩卖过来的性奴。

那么说了半天,女性为什么这么倒霉呢?说白了就是,没钱。

可是这个社会为什么不给女性小钱钱呢

和“天赋人权”这种唯心主义出发的观点不同,如果从一个唯物主义角度来看的话,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原始社会,男性狩猎,女性采集。但是男性可能打一天的猎一无所获,而女性可能有吃不完的果子,这个时候显然是不存在对女性的歧视的。不讨好女性就没得吃了5

自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来,由于性别客观存在的差异,导致男性这种生物可以通过体力优势获得更多的财产,此时女性就不得不从属于男性了。而且由于工作机会的短缺,女性也不可能有工作机会的。当然,此时的男性可能只是某个奴隶主的奴隶。

这种情况就延续到了现在,不过比之前好的是,由于技术的发展,很多重体力劳动已经被机器替代了,而且女性的一些优势也体现出来,这使得女性有了工作机会。但是压迫阶级要剥削被压迫阶级,那么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成本最低的话,显然还是男性好使,耐操。而相对来说,女性由于生理差异6,相比于男性成本要高。

所以,知道为什么同工同酬这么难了吧?知道为什么很多用人单位不想用女性了吧?知道为什么女性的地位还是不行了吧?

所以现在比较主流的主张只能是治标了吗

可以这么说,如果一个问题普遍存在,且可用对策解决了一个问题却又引起了另一个问题,怎么做都觉得哪里不对,这个问题可能并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它可能有更深层的问题存在。

还是那句话,“同工同酬”、“男性休产假”、“Metoo 运动”这些东西只能是当前社会解决 bug 的临时 hack,如果根本问题不解决的话,肯定会有新的问题冒出来,没完没了。

所以,发展生产力,消灭阶级,实现“自由人的联合体”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现有的这些问题。

还是那句话,实现每一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才是人类最应该做的事情。


  1. 问题是,这还是社会工作专业的老师,口区 [return]
  2.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8634988 [return]
  3. 包括部分田园女权者还有恶意反串们 [return]
  4. 这就很像电影《狩猎》中发生的事情那样,男主被一个小女孩污蔑性侵 [return]
  5. 是不是某些人就想过这种日子呢?只不过这里女性是要劳动的 [return]
  6. 生理周期、生育、体能等原因 [return]

 

TonyChyi © 2018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