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那个唱着“英特纳雄耐尔”的台湾音乐人走了
2019年04月16日
 

 

我上大学的时候,确切来说是接触了 Linux 之后,那个时候学校但凡有个什么活动,总会有人唱《三天三夜》。

后来我就在 Linux 圈子里认识了写这歌的大佬——阿怪。

他说,如果电视台放他的歌能给他钱的话,他现在就财务自由了。

怎么说呢,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在学 Go 语言——这几乎是我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么能跨界的音乐人,当然,官大为是第二个。

后来开了知乎,他经常在里面刷屏,但我个人的自卑,不敢和这些大佬有深度的交流(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很菜)。

当时在微博上,因为其他 Linux 玩家,我们偶尔有一些互动,然后他就非常皮的在各种地方评论“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后来为了扒一首歌1,请教过他一点问题,然后也就慢慢的搞定了……

中间过了几年,我们都各自忙活着。

大概是去年,他在知乎上找到我,然后问了一些关于 Linux 下怎么处理 MIDI 的问题,他想做一个自动化的处理,而 LMMS 显然实现不了。然后我就给他安利了一下 Timidity,顺带也安利了西图社区

他当时加入了,但可能是太忙吧,他的 tg 号很快就失效了……

去年下半年他来过青岛,其实当时我挺想找机会约他的,不过这样感觉有些冒昧,况且他也很忙吧。

然后到几天前,听到了他离世的消息。非常突然,然后多方打听才知道,他长期熬夜,然后工作又特别多。

做音乐,就现在的市场,不赚钱。而且和我们这些苦哈哈的程序员比,还更累了。

他解脱了,他不必再为版税头疼,也不必为了生计而奔波了……

再见,阿怪老师。

 

TonyChyi © 2018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