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我们中出了一个 Ubuntu
2016年06月30日
 

 

我觉得有必要写一篇文章,来谈谈 Ubuntu 是怎么背叛了自由软件

一、我的黑历史

我在上小学(2000年左右)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有个操作系统叫 Linux 了。然而那时候的我毕竟是个鼠标党,讨厌打字,家里没上网(电话费谁受的了),英文没学过。只是有时候去新华书店会看一些 Linux 的书,还只是看图(就是书中讲到 Xwindow 这一章的时候)。

然后到了上初中的时候,在一本书里看到了 Ubuntu,只知道这个系统挺 NB,能导入 Windows 系统的用户名和一些设置。然后还是没有用,毕竟没上网。

到高考完的暑假,下载 QQ 客户端的时候看到 QQ 出了 Linux 版,然后就在网上找了个红旗(RedFlag) Linux(我 TM 是有多 2),装在虚拟机里,然后并不会安装软件,放弃。

二、我也用过 Ubuntu

然后到了 2010 年我上大二的时候,Windows 7 玩烦了(还是花了¥700 买的正版),就想玩 Linux,然后就入坑 Ubuntu 了,10.04 LTS。

然后当时没过几天 Ubuntu 10.10 就发布了,升级。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 Ubuntu 还是很良心的,开机快,也很稳定,双系统相处很愉♂快。嗯,我也是玩 Linux 的人了(Ahh,That’s good)。

可以说我是在 Ubuntu 下完成了对整个 Linux 世界的启蒙。直到我膝盖中了一箭 Ubuntu 发布 11.04。

三、Ubuntu 的罪状

1、Unity —— who is watching you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对 Unity 还是很期待的,毕竟界面设计巅覆了我对 UI 最原始的认识。然而它并不好用,而且当时 Gnome 3 也快出了,本来很期待 11.04 能支持,结果大家也都知道,11.04 并没有 GTK 3,也没有 GNOME 3。

于是我做出了第一次叛逃——装地沟油 Fedora 15,用 GNOME 3。

用了小半年的 Fedora 之后,Ubuntu 发布了 11.10,Unity 好用了很多,然而出现了一件很艹蛋的事情—— Unity 搜索框是个大坑,会联网搜索——且默认开启。

这就有点不爽了(手动滑稽),难道我搜电脑里的小电影你也要到网上来一圈?

2、Mir —— 绑架用户

利益相关:我是 Wayland 的支持者

虽说 Wayland 到目前为止仍然各种坑,但至少还是让人亦可赛艇的——毕竟协议简单,性能也有所提升——虽然不大。

然而 Ubuntu 出了个 Mir 就有点不爽了——什么鬼(黑人问号),还要在 14.xx 中使用 Mir,不使用 X 或 Wayland——不跟社区吃一个井里的水,搞事情吗?

是的,故意制造不兼容。

另外,自己的生态搞大了,你们这些用户都得听我的——这个时候 Ubuntu 就走上了背叛的道路(一筐猪1

3、Snap – 绑架开发者

Linux 发展到今天,软件包系统也是各种各样—— Debian 系的 dpkgapt,RH 系的 rpmyumdnf;Arch 的 pacman 以及 Gentoo 的 emerge。由于 Linux 发行版的碎片化,在安装某些软件的时候确实会出现不兼容的情况,比如找不到共享库,ABI不兼容。

另外,现在的网络带宽和电脑的存储容量已经非常理想,有时也没有必要非得使用依赖来减小程序包的大小。 有的时候我根本不需要依赖中提供的桌面程序,只是用库就好了嘛。

首先我不得不承认,在一个包里把所需的东西打好,再安装会少很多麻烦,Snap 就是这样。然而近期发生的事情还是让人不爽——给 Ubuntu 官方 Snap 源贡献程序需要签订 Ubuntu 的协议,Excuse Me?

另外,明明是 Snap 支持多个发行版,为什么说出来就成了多个发行版支持 Snap?报道出了偏差,谁来负责,大新闻是这么搞的吗?

在这里,我有必要安利 Flatpak

4、其他一些事情

比如说自己改的代码不反馈给上游这样的事情。

四、结论

不得不说,Ubuntu 近年来的表现,越来越像一个商业软件。

我不反对自由软件和商业结合—— Red Hat 就是个例子。

但是 RH 和 C 社的区别在于,RH 在赚钱的同时,背靠社区,也积极的回馈社区,然而 C 社却在刻意的制造分裂。


  1. 李光洙(이광수),韩国《Running Man》中的著名背叛者 [return]

 

TonyChyi © 2018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