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那个唱着“英特纳雄耐尔”的台湾音乐人走了
2019年04月16日 文章
我上大学的时候,确切来说是接触了 Linux 之后,那个时候学校但凡有个什么活动,总会有人唱《三天三夜》。 后来我就在 Linux 圈子里认识了写这歌的大佬——阿怪。 他说,如果电视台放他的歌能给他钱的话,他现在就财务自由了。 怎么说呢,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在学 Go 语言——这几乎是我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么能跨界的音乐人,当然,官大为是第二个。 后来开了知乎,他经常在里面刷屏,但我个人的自卑,不敢和这些大佬有深度的交流(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很菜)。 当时在微博上,因为其他 Linux 玩家,我们偶尔有一些互动,然后他就非常皮的在各种地方评论“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后来为了扒一首歌1,请教过他一点问题,然后也就慢慢的搞定了…… 中间过了几年,我们都各自忙活着。 大概是去年,他在知乎上找到我,然后问了一些关于 Linux 下怎么处理 MIDI 的问题,他想做一个自动化的处理,而 LMMS 显然实现不了。然后我就给他安利了一下 Timidity,顺带也安利了西图社区。 他当时加入了,但可能是太忙吧,他的 tg 号很快就失效了…… 去年下半年他来过青岛,其实当时我挺想找机会约他的,不过这样感觉有些冒昧,况且他也很忙吧。 然后到几天前,听到了他离世的消息。非常突然,然后多方打听才知道,他长期熬夜,然后工作又特别多。 做音乐,就现在的市场,不赚钱。而且和我们这些苦哈哈的程序员比,还更累了。 他解脱了,他不必再为版税头疼,也不必为了生计而奔波了…… 再见,阿怪老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75592 [return]
手机vs学校:“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2019年03月11日 文章
法国之前通过法案,限制青少年在学校使用手机1;中国,也计划进行这方面的立法2。 然而我却并不是非常支持。 手机是科技发展的产物,他给人们沟通交流娱乐什么的带来了很多变化。然而学校这种做法,我虽然理解,但我总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举个例子吧,再过50年,假设脑机接口取代了手机以后,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更多便利,然而这时候学校仍然要拒绝这些高科技产品进入校园的话,看起来总感觉有些荒谬。 说到底,人类现有的一些社会模式,可能已经跟不上科技的发展了。想想吧,200年后,科技继续发展的话,我们还能用现在的教学方式吗? 我们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在课堂教学中引入这些高科技产品呢? 我感觉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寻找一个能适应科技发展的教育模式了,一味的禁止,只能解一时之急,却解决不了科技发展和教育方式之间的矛盾。 其实未来的学习模式,我似乎看到了一些影子,比如mooc或者是各种公开课。我认为它应该会是一种打破了时间空间的束缚的新模式,我们也应该打破学科间互相隔离的现有教学模式,比如说我们可以编制一个清晰的学习路线图,就像游戏中的科技树一样,一个部分一个部分,环环相扣。基础课程的设计要更系统一些,越往高级发展越细分越专业化。这里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打破现有的小学-中学-大学的教育体系,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兴趣和需求,选择不同的学习路径,这样也能更方便的和实践相结合,用任务来驱动学习,这样更能提高学习效率。同时我们可以引入很多高科技的方法来进行教学,比如AR/VR,然后手机是不也可以引入进来,作为一个强大的学习工具来使用呢?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8/29/c_129942138.htm [return] http://edu.qingdaonews.com/content/2018-10/10/content_20223561.htm [return]
我的宗教信仰观
2018年10月29日 文章
总的来说,就一句话:宗教需要被消灭,但不消灭教徒个体 我们理解的消灭是物理删除,但它在某些方面,应该是解放,即从不应该出现的限制中摆脱出来。 至于信仰,它总归是要存在的,但如果合乎理性,也就没什么问题
一个低成本 USB-MIDI Host 测试——第一部分
2018年10月23日 文章
其实这是个很早以前的事情了,@rgwan 拜托我把他的一个低成本 USB-MIDI Host 做一个样板出来试试。 不过说起来,在硬件这方面,我是个新手+苦手,焊接也就能修修孩子的玩具而已,这个东西对我的挑战还挺大,而且我毕竟不是电子专业出身,而且之前也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好吧,可能也就 Arduino 能玩的 6 一点) 先发一下电路板的设计图好了 2018-09-11 现在的我似乎进入了一个倦怠的状态,对工作和日常生活什么的完全不上心,对工作甚至有点抵触,这可能就是 @leo_song 所说的,不想当螺丝钉了吧。 另外,可能也陷入了一种接近抑郁的状态,不过大家放心,我还没病。而且担子这么重,还卸不下来,我死不了( 这都是废话,我重新和 @rgwan 确认了一些参数,准备提交到他指定的那个JLC的厂子打样 2018-09-12 已经下单了,考虑到家里有个熊孩子,用了无铅工艺,比有铅的贵了 2/3,不知道拿回来是什么样的,除此之外,可能还要购买一些元件了,比如 USB连接器 主控芯片 USB-A母头 0805电阻,22Ω/220Ω/1.2kΩ 0805LED 0805FU 500mA自恢复保险 0805耐压 >16V 0.1uF 电容(不知道以我的手艺会不会冒烟或者爆炸) 直插 6N137 D2 1N4148 应该是二级管吧 D1 SMAJ5.0CA TVS管 排针间距 2.54 MIDI母头 若干,也是白菜价 据 @rgwan 说,整套下来,成本可能也就 ¥50 左右 也许需要一个双头 USB 线……或者是 ttl 调试器这样的? 家里还有一些黑色 KT 板,可能还能做个外壳吧…… 10:23 订单通过审核,可以生产了,顺带把部分元件买了一些,一共花了 ¥200(有些元件我买了冗余的,芯片比较贵),不过我感觉,可能一个的硬件成本会比 ¥50 要低很多,大概 ±¥30 搞定 2018-09-14 公对公 USB 线和 MIDI 线到了
Tags: #MIDI · #USB · #硬件
ModuleAB 停止开发
2018年09月21日 文章
由于阿里云的 OAS 功能已经基本凉凉,且 OSS 功能上线了低频和归档存储,生命周期管理也有非常完善的支持,我之前写的 ModuleAB 大概可以寿终正寝了,目前除了公司还在使用,不会再有什么更新了。 至于代码,大家随意拿来研究吧。
包养计划
2018年09月06日 捐赠
这个无耻的想法是跟网绿(Lwrless)学的 主要是因为我开发了一个游戏用的 Telegram Bot1, 放服务器运行毕竟是需要费用的,开发嘛,也是占用了我个人的时间。 所以希望大家能稍微支持一下 Patreon Paypal https://git.wetofu.top/tonychee7000/blackForestBot [return]
Tags: #捐赠
自建 Git 服务启用
2018年06月05日 文章
建了一个私有 git 服务器 https://git.wetofu.top 使用 Gitea 搭建,非常好用,也足够轻量 打算当作自己 Github 的镜像来用,暂时不考虑对公众开放注册(不过有需要的话,可以发邮件给我,我手动开通账号) 感觉 github 被 M$收购这件事从某种程度上促进了 git 向分布式版本控制的回归
Tags: #Git · #Github
新的网站主题启用
2018年05月28日 文章
折腾了一天,终于把新网站的主题搞定了 用了 Bootstrap 和 Fontawesome 本来打算用 Vue 来着,发现并不适用于 hugo 总的效果还可以吧……
已停用 Aliyun
2018年05月25日 文章
网站已迁移到 Vultr kaka.wetofu.top 和 moduleab.wetofu.top 停用 打算找个时间重新设计一个网站的模版,打算用 vue+bootstrap+fontawesome 搞定
Tags: #公告
用 Arduino 的蜂鸣器发出非方波声音
2018年03月14日 文章
在网上看了很多有关 Arduino 使用蜂鸣器来播放声音的例子,然而在我们西图社区昨天的讨论中,有人提出一个问题: 对了我突然在想Arduino套件送的那个buzzer能不能用来唱歌 能不能发出除了方波以外的其他波形 我个人认为,理论上,应该是可以的,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就写了下面这个程序 // 使用 Arduino 的第 11 个引脚,可以支持模拟输出 #define SOURCE 11 #define LED 13 // 半周期时长 #define PERIOD(x) (1000/x)/2 void setup() { // put your setup code here, to run once: pinMode(SOURCE, OUTPUT); pinMode(LED, OUTPUT); square(440, 2); delay(500); saw(440, 2); delay(500); trangle(440, 2); delay(500); sine(440, 2); delay(500); analogWrite(SOURCE, 0); } // 执行完成后闪灯提示 void loop() { // put your main code here, to run repeatedly: for(int i = 0; i < 3; i++){ digitalWrite(LED, HIGH); delay(500); digitalWrite(LED, LOW); delay(500); } delay(1500); } // 传统的方波 -_-_-_ void square(double _tone, int len_second) { double p = PERIOD(_tone); for(int j = 0; j < len_second; j++){ for(int i = 0; i < _tone; i++){ digitalWrite(SOURCE, HIGH); delay((int)p); digitalWrite(SOURCE, LOW); delay((int)p); } } } // 锯齿波 /|/|/| void saw(int _tone, int len_second){ double p = PERIOD(_tone) * 1000; for(int j = 0; j < len_second; j++){ for(int i = 0; i < 256; i++){ analogWrite(SOURCE, i); delayMicroseconds( (int)p * 2 ); } } } // 三角波 \/\/\/\/ void trangle(int _tone, int len_second){ double p = PERIOD(_tone) * 1000; for(int j = 0; j < len_second; j++){ for(int i = 0; i < 256; i++) { analogWrite(SOURCE, i); delayMicroseconds( (int)p ); } for(int i = 255; i >= 0; i--){ analogWrite(SOURCE, i); delayMicroseconds( (int)p ); } } } // 正弦波 ^v^v^v^v void sine(int _tone, int len_second) { double p = PERIOD(_tone); for(int j = 0; j < len_second; j++){ for(int i = 0; i < 360; i++) { double x = sin(i) * 127.
Tags: #瞎折腾 · #Arduino

 

TonyChyi © 2018 GPLv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