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yChyi

我在那一角落患过抽风

Arduino,你会唱小星星吗
2019年07月01日 文章
啊,好久没更新一些代码什么的了,都快忘了这里是个技术博客了 #include <Arduino.h> #define PIN 11 // Output pin #define TONE_C 262 #define TONE_D 294 #define TONE_E 330 #define TONE_F 349 #define TONE_G 392 #define TONE_A 440 // Standard #define TONE_B 494 #define TONE_N 0 #define BEAT_TIME 450 // ms, 120bpm #define BEAT_SILENT 50 // ms, 120bpm #define QUAD_SCORE BEAT_TIME+BEAT_SILENT // 500ms #define LEN(x) (sizeof x)/(sizeof(int)) void setup() { pinMode(PIN, OUTPUT); digitalWrite(PIN, LOW); } void loop() { delay(BEAT_TIME + BEAT_SILENT); line1(); line2(); line1(); line3(); line4(); line1(); line3(); delay(2000); } void line1() { // EEFG GFED CCDE play(TONE_E, QUAD_SCORE); play(TONE_E, QUAD_SCORE); play(TONE_F, QUAD_SCORE); play(TONE_G, QUAD_SCORE); play(TONE_G, QUAD_SCORE); play(TONE_F, QUAD_SCORE); play(TONE_E, QUAD_SCORE); play(TONE_D, QUAD_SCORE); play(TONE_C, QUAD_SCORE); play(TONE_C, QUAD_SCORE); play(TONE_D, QUAD_SCORE); play(TONE_E, QUAD_SCORE); } void line2 () { // E.
Tags: #Arduino
这个世界仅仅有“自由”就足够了吗
2019年06月25日 文章
这次的文章大概会写的比较混乱,而且也必然漏洞百出。 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1 但这个世界有了“自由”就足够了吗? 黑历史和现实 其实我以前总觉得说,“自由”应该越多越好,如果我国有一天能像国外那样2多好,可以骂领导人,可以上网不用梯子,可以不必担心自己说什么话被请去喝茶什么的…… 但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真的是 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了。 想想那些饱受战乱的国家,我真想不出来“自由”对他们来讲意味着什么,他们并没有自由,甚至连生存都是问题。 用上面的“四大自由”来说,他们并没有“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 如果仅仅是用上面这四条来说的话,那么我所在的国家呢,至少后面两项有了,再往前一项也有了,至于第一项…… 这么说吧,如果我说我要因为某个部长干了什么操蛋的事情2去杀了他什么的,我确实算“言论自由”吧,其实也是侵害那个可怜的部长的“四大自由”吧?业务不熟练这种事情不是应该通过培训或者改进决策机制什么的来解决么? 另外再举一个例子,大街上有个人拦住我向我传教,说我不信(他的)教就是“信仰不自由”,靠!我有不信的自由吗?况且吓唬我要下地狱,我的“免于恐惧的自由”在哪? 虽然“四大自由”是有一定的积极性的,但有的时候,它还是太局限了。 “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才是人类发展进步的正确方向 “四大自由”在某种程度上只能算是一个保底的东西,但在这个基础上向前走就……走不动的感觉。 就像我在前面文章某篇文章3中说的那样,我们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发展的可能”。就算是能给我们 100% 的“四大自由”,也解决不了我们想要有更多休息的时间,更高效的生产效率或者从事自己兴趣的机会什么的4。 从这个角度来说,还是得通过生产力的发展,社会经济的发展等手段来解决。进而使得每个人能分得的资源能更丰富一些,在此基础上才可以实现。 超越“自由”,拥抱“自主” 这个“自主”是我这个社会学民科提出来用于替代“自由”的更高一极的概念,即:在发达的物质条件和社会条件之上,每一个人有能力通过自身力量完成其社会功能而不会危害社会正常运行和其他人发挥自主能力的状态。 简单来说就是,每一个人可以“自由而全面的发展自己”,同时也为其他人的发展提供支持,使得整个社会的文明水平不断发展;且在这个过程中,他有能力5控制自己不对他人或者整个社会造成危害。 在这种情况下,社会将从一种集中制的形态转变为一种去中心化6的形态,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允许每一个人在不同的角度上,不同的方面去发展自己。而此时的人类不必再去考虑“自由”的概念,因为“自由”已经不能准确的描述那样一种社会和个体的状态。 总结 我缺乏长篇论述一个概念的能力,但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对人类未来最光明的期许了,我相信那样才是人类未来最该有的样子。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9B%9B%E5%A4%A7%E8%87%AA%E7%94%B1_(%E7%BE%85%E6%96%AF%E7%A6%8F) [return] 比如说拍脑袋出了一个并不成熟的决策什么的 [return] https://tonychyi.wetofu.top/2019/05/25/hair-of-duoduo-huang/ [return] 对有了孩子的家庭来说,更是如此,很多父母真的是放弃了自己的一些东西 [return] 这里包括两个层面,个人的意志力和社会的支持 [return] 这里的“去中心化”也包括形成较松散的联盟 [return]
为什么 Metoo 运动却给了我们奇怪的观感?
2019年06月20日 文章
警告:这篇文章可能存在部分男性视角的内容,另外我会对某些人开喷 Metoo 运动的积极性 这个大概是显然的,性骚扰对于受害者来说,确实造成了很大的身心伤害。而且这种骚扰并不仅存在于男性对女性,也存在女性对男性或者同性之间。比如我在上大学期间被某个老师给恶心过一次1。 所以从这个角度,鼓励受害者说出自己被骚扰的经历,谴责施暴者,抱团并尝试找出一个解决方案,是一个办法,也是在当前社会条件下比较可行的手段之一。 暴露问题才能分析问题,进而解决问题。 可为什么有点奇怪呢 Metoo 运动,到目前为止,人们关注的很多事件只是男性对女性的骚扰,而上面说到的其他两种情况却很少有人关注。 搞到现在,还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隔阂2,使得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是那么自然了。 甚至被有些人带偏,加剧性别对立。没错,我说的就是那些“女拳”3,你们赶快找块无主地建国去吧,禁止男性进入,进入就烧死,一了百了多好? 扯远了。 而且这里还存在的一个问题是,骚扰这种事情,更倾向于主观感受,这就导致无法用一个比较确定的标准来界定是不是骚扰。那么如果反向利用,就可以用来污蔑一个清白的人4,这也使得事情变得奇怪起来。 其实我想说的是,性别问题,还是性骚扰的问题,还是和性别相关的别的问题,其更深层次的原因,是阶级问题。 你是说一切甩锅给阶级矛盾吗 这里的阶级矛盾包含两个层面: 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矛盾。这里说的是资产阶级利用自己的统治地位剥削女性或者是男性的身体或精神的自主权。这是主要矛盾。 被压迫阶级内部有压迫阶级思想的人与其他同阶级的人的矛盾。即存在部分个体搞不清自己的情况用压迫阶级的手段对待他人。这是次要矛盾。 这个时候,如果压迫阶级用一点手段,把事情带歪,把主要矛盾掩盖,然后放大次要矛盾,“挑动群众斗群众”,偶尔从自己阶级里找几个“低端人口”当替罪羊,那么整个事情就像大家看到的这样,往一个奇怪的方向去了。 是的,用性别矛盾代替阶级矛盾,这样他们就可以从在自家豪宅泳池旁边喝着一杯一百八的“宫廷玉液酒”,搂着小妞看大家的笑话了。甚至他们可能还在地下室养了几个从东欧贩卖过来的性奴。 那么说了半天,女性为什么这么倒霉呢?说白了就是,没钱。 可是这个社会为什么不给女性小钱钱呢 和“天赋人权”这种唯心主义出发的观点不同,如果从一个唯物主义角度来看的话,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原始社会,男性狩猎,女性采集。但是男性可能打一天的猎一无所获,而女性可能有吃不完的果子,这个时候显然是不存在对女性的歧视的。不讨好女性就没得吃了5 自人类进入阶级社会以来,由于性别客观存在的差异,导致男性这种生物可以通过体力优势获得更多的财产,此时女性就不得不从属于男性了。而且由于工作机会的短缺,女性也不可能有工作机会的。当然,此时的男性可能只是某个奴隶主的奴隶。 这种情况就延续到了现在,不过比之前好的是,由于技术的发展,很多重体力劳动已经被机器替代了,而且女性的一些优势也体现出来,这使得女性有了工作机会。但是压迫阶级要剥削被压迫阶级,那么这种情况下,如果要成本最低的话,显然还是男性好使,耐操。而相对来说,女性由于生理差异6,相比于男性成本要高。 所以,知道为什么同工同酬这么难了吧?知道为什么很多用人单位不想用女性了吧?知道为什么女性的地位还是不行了吧? 所以现在比较主流的主张只能是治标了吗 可以这么说,如果一个问题普遍存在,且可用对策解决了一个问题却又引起了另一个问题,怎么做都觉得哪里不对,这个问题可能并不是看起来这么简单,它可能有更深层的问题存在。 还是那句话,“同工同酬”、“男性休产假”、“Metoo 运动”这些东西只能是当前社会解决 bug 的临时 hack,如果根本问题不解决的话,肯定会有新的问题冒出来,没完没了。 所以,发展生产力,消灭阶级,实现“自由人的联合体”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现有的这些问题。 还是那句话,实现每一个人“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才是人类最应该做的事情。 问题是,这还是社会工作专业的老师,口区 [return]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48634988 [return] 包括部分田园女权者还有恶意反串们 [return] 这就很像电影《狩猎》中发生的事情那样,男主被一个小女孩污蔑性侵 [return] 是不是某些人就想过这种日子呢?只不过这里女性是要劳动的 [return] 生理周期、生育、体能等原因 [return]
从黄多多的发色说开去
2019年05月25日 文章
首先,对于这个问题,我不评论染发是否会对身体健康产生影响,我只说为什么一个才 13 岁的小姑娘做了很多这个年龄的孩子做不了的事情。 现在的我们,并没有自由发展的可能 要知道,像我们这样的普通人,能维持住自己社会地位的方式,可能就中国的国情来说,只能是上学、读书、过高考独木桥。 考上了大学,才能说之前那种“不见天日”的生活暂告一段落——然而,我们只有这一条路。 是的,我也想过是不是可以有其他的可能来多给这些可怜的孩子们一些其他的路子,甚至于“因才施教”。 但很快我发现,在现实情况下,这根本就不能保证公平——教育资源是有限的,而且发展相当不平均。 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事情是可以通过 PY 交易来实现的,高考反而成了一个最不坏的选择。 所以,学生时代受到的一切痛苦的总根源只有一个,教育资源是有限的,优质资源是稀缺的。 所以,即使是政府天天在讲“素质教育”1,其实也只是口号而已。而一些学校那些令人咋舌的规定,本质也是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体现。 我们没有自由发展的可能。 想像一下那个世界吧 我在想,其实如果能解放生产力,将科学技术发挥出来,将教育做为公共服务而非产业2来向全社会提供,这样就保证了优质教育资源按需分配的可能。 然后将人们从繁重的工作中解脱出来,然后人们有充分的时间去发展自己。在这种情况下,才有可能让大部分的孩子们都过上黄多多那样的生活——甚至是更好的生活。 其实这种趋势是一直存在的,相比于 90 年代物质和信息的匮乏,现在的孩子接触的物质和信息已经好了很多。 当人类实现了自由人的联合体以后,可能真的会出现十几岁在很多方面都有非常好的发展的人。 学术方面可能会在数学、文学、理化等方面非常厉害 在自我形象上有非常大的自主权 什么马术高尔夫什么的,也很熟练 音乐、戏剧多点开花 就算是女孩子,锤子钳子螺丝刀也很熟练 …… 还是那句话,人类只有继续发展,最终实现共产主义,才有继续走向未来的可能。而现在这种肥一家瘦万家的社会,还是希望它早点成为历史吧。 无论是“素质教育”还是“应试教育”,其实都不是我认为理想的教育模式 [return] 中国大陆现在出现的“教育产业化”现象是非常“资本主义”的 [return]
我所理解的计划经济
2019年05月10日 文章
一、赚差价的“中间商” 其实无论是现在的“市场经济”还是我们曾经有过的“计划经济”,其实都多了一层“中间商” 市场经济:需求-市场(价格)-生产 计划经济:需求-政府(指令)-生产 有没有发现,这两种模型,都存在一个从需求到生产之间的中间人? 所以我们很可能没有实现过那种真正的计划经济。 无论是市场通过价格信号调节,还是政府指令性的生产,其本质并无太大差别。都是间接的调节生产和需求的关系的手段。 市场是可以被操纵的,而政府也有其自身利益,这就导致了市场调节的失灵和苏联式的低效和崩溃。 二、能不能扔掉“中间商”? 在信息、物流不发达的情况下,“中间商”有存在的必要。然而 C2M 模式的出现,以及大数据、人工智能兴起,使得需求和生产有了直接对话的可能。 我以 Factorio 这个游戏为例,游戏中有一个面板显示了生产和需求的关系,在这种情况下,整个的生产过程是完全可以把控的,也就可以以这些信息为依据,来决定要不要开新的矿,要不要暂停某些东西的生产。 而这个过程中,并没有货币和市场,也不需要一个部门来专门进行调整。 整个的过程就是一个“生产-需求”的模型,非常简单,而且调节得当,效率非常高。 其实我在之前做 USB-MIDI Host 的时候,在网上订购了 PCB。他们的网站就会告诉你,现在到了哪个工序,然后什么时候下线,然后什么时候发货,都非常明白,仅仅这些就足够我安排什么时候录视频了。 三、如果真有计划经济,它会是什么样子? 我认为,这一切的前提是,畅通无阻的信息传递,它比物流还重要一些。 这个信息包含了生产过程中的所有细节,产能、需求、物流效率如何等非常重要的信息,而且这些信息能及时被生产部门和需求方所感知。 于是我们把信息的传递也从之前经由市场/政府的集中式传导变成了一种分布式去中心化的模式,这样就有了计划经济生产的基础。 然后在此基础上,整个社会就可以自发的调节生产,这时你再看看马克思的相关论述,是不是就对上了? 比如说,我们需要换一台电脑,我们就可以直接发布需求,然后工厂拿到这个需求进行生产,并反馈生产时间,物流大概需要多久?这样并没有不方便吧? 如果产能足够高的话,也不会出现之前物资匮乏的问题,这样就可以避免市场的盲目生产和指令性经济造成的僵化。 四、结论 总的来说,我希望当我们点亮了聚变能发电后,开始有计划的对生产进行调整,建立分布式的产需通信机制,然后在此基础上向新的生产模式转变,最终淘汰现有的生产模式。 这样的话,也许我们就不用再被什么 996、毒鸡汤、傻 X 老板荼毒了。
那个唱着“英特纳雄耐尔”的台湾音乐人走了
2019年04月16日 文章
我上大学的时候,确切来说是接触了 Linux 之后,那个时候学校但凡有个什么活动,总会有人唱《三天三夜》。 后来我就在 Linux 圈子里认识了写这歌的大佬——阿怪。 他说,如果电视台放他的歌能给他钱的话,他现在就财务自由了。 怎么说呢,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刚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在学 Go 语言——这几乎是我第一次知道还有这么能跨界的音乐人,当然,官大为是第二个。 后来开了知乎,他经常在里面刷屏,但我个人的自卑,不敢和这些大佬有深度的交流(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很菜)。 当时在微博上,因为其他 Linux 玩家,我们偶尔有一些互动,然后他就非常皮的在各种地方评论“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 后来为了扒一首歌1,请教过他一点问题,然后也就慢慢的搞定了…… 中间过了几年,我们都各自忙活着。 大概是去年,他在知乎上找到我,然后问了一些关于 Linux 下怎么处理 MIDI 的问题,他想做一个自动化的处理,而 LMMS 显然实现不了。然后我就给他安利了一下 Timidity,顺带也安利了西图社区。 他当时加入了,但可能是太忙吧,他的 tg 号很快就失效了…… 去年下半年他来过青岛,其实当时我挺想找机会约他的,不过这样感觉有些冒昧,况且他也很忙吧。 然后到几天前,听到了他离世的消息。非常突然,然后多方打听才知道,他长期熬夜,然后工作又特别多。 做音乐,就现在的市场,不赚钱。而且和我们这些苦哈哈的程序员比,还更累了。 他解脱了,他不必再为版税头疼,也不必为了生计而奔波了…… 再见,阿怪老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75592 [return]
手机vs学校:“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
2019年03月11日 文章
法国之前通过法案,限制青少年在学校使用手机1;中国,也计划进行这方面的立法2。 然而我却并不是非常支持。 手机是科技发展的产物,他给人们沟通交流娱乐什么的带来了很多变化。然而学校这种做法,我虽然理解,但我总觉得这不是长久之计—举个例子吧,再过50年,假设脑机接口取代了手机以后,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更多便利,然而这时候学校仍然要拒绝这些高科技产品进入校园的话,看起来总感觉有些荒谬。 说到底,人类现有的一些社会模式,可能已经跟不上科技的发展了。想想吧,200年后,科技继续发展的话,我们还能用现在的教学方式吗? 我们为什么不去想想怎么在课堂教学中引入这些高科技产品呢? 我感觉我们应该考虑一下,寻找一个能适应科技发展的教育模式了,一味的禁止,只能解一时之急,却解决不了科技发展和教育方式之间的矛盾。 其实未来的学习模式,我似乎看到了一些影子,比如mooc或者是各种公开课。我认为它应该会是一种打破了时间空间的束缚的新模式,我们也应该打破学科间互相隔离的现有教学模式,比如说我们可以编制一个清晰的学习路线图,就像游戏中的科技树一样,一个部分一个部分,环环相扣。基础课程的设计要更系统一些,越往高级发展越细分越专业化。这里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打破现有的小学-中学-大学的教育体系,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兴趣和需求,选择不同的学习路径,这样也能更方便的和实践相结合,用任务来驱动学习,这样更能提高学习效率。同时我们可以引入很多高科技的方法来进行教学,比如AR/VR,然后手机是不也可以引入进来,作为一个强大的学习工具来使用呢?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8/29/c_129942138.htm [return] http://edu.qingdaonews.com/content/2018-10/10/content_20223561.htm [return]
我的宗教信仰观
2018年10月29日 文章
总的来说,就一句话:宗教需要被消灭,但不消灭教徒个体 我们理解的消灭是物理删除,但它在某些方面,应该是解放,即从不应该出现的限制中摆脱出来。 至于信仰,它总归是要存在的,但如果合乎理性,也就没什么问题
一个低成本 USB-MIDI Host 测试——第一部分
2018年10月23日 文章
其实这是个很早以前的事情了,@rgwan 拜托我把他的一个低成本 USB-MIDI Host 做一个样板出来试试。 不过说起来,在硬件这方面,我是个新手+苦手,焊接也就能修修孩子的玩具而已,这个东西对我的挑战还挺大,而且我毕竟不是电子专业出身,而且之前也没有接触过这些东西(好吧,可能也就 Arduino 能玩的 6 一点) 先发一下电路板的设计图好了 2018-09-11 现在的我似乎进入了一个倦怠的状态,对工作和日常生活什么的完全不上心,对工作甚至有点抵触,这可能就是 @leo_song 所说的,不想当螺丝钉了吧。 另外,可能也陷入了一种接近抑郁的状态,不过大家放心,我还没病。而且担子这么重,还卸不下来,我死不了( 这都是废话,我重新和 @rgwan 确认了一些参数,准备提交到他指定的那个JLC的厂子打样 2018-09-12 已经下单了,考虑到家里有个熊孩子,用了无铅工艺,比有铅的贵了 2/3,不知道拿回来是什么样的,除此之外,可能还要购买一些元件了,比如 USB连接器 主控芯片 USB-A母头 0805电阻,22Ω/220Ω/1.2kΩ 0805LED 0805FU 500mA自恢复保险 0805耐压 >16V 0.1uF 电容(不知道以我的手艺会不会冒烟或者爆炸) 直插 6N137 D2 1N4148 应该是二级管吧 D1 SMAJ5.0CA TVS管 排针间距 2.54 MIDI母头 若干,也是白菜价 据 @rgwan 说,整套下来,成本可能也就 ¥50 左右 也许需要一个双头 USB 线……或者是 ttl 调试器这样的? 家里还有一些黑色 KT 板,可能还能做个外壳吧…… 10:23 订单通过审核,可以生产了,顺带把部分元件买了一些,一共花了 ¥200(有些元件我买了冗余的,芯片比较贵),不过我感觉,可能一个的硬件成本会比 ¥50 要低很多,大概 ±¥30 搞定 2018-09-14 公对公 USB 线和 MIDI 线到了
Tags: #MIDI · #USB · #硬件
ModuleAB 停止开发
2018年09月21日 文章
由于阿里云的 OAS 功能已经基本凉凉,且 OSS 功能上线了低频和归档存储,生命周期管理也有非常完善的支持,我之前写的 ModuleAB 大概可以寿终正寝了,目前除了公司还在使用,不会再有什么更新了。 至于代码,大家随意拿来研究吧。

 

TonyChyi © 2018 GPLv2